565net必赢最新版-手机版娱乐试玩网址

飞尚铜业:主动作为,寻找企业发展第二曲线
180
2022.08.08


  近年来,疫情零星爆发,百年未有之大变局加速演进,各种不确定性给我们的工作、生活造成了诸多困扰。越是艰难的环境,越是凸显员工和企业荣辱与共的紧密联系。为提振精气神,传递正能量,全面展示飞尚的奋斗风采,《飞尚》编辑部组织开展后疫情时代的坚守与突围系列访谈活动。以下为第一期:

主动作为,寻找企业发展第二曲线

  访谈企业:飞尚铜业有限公司
  访谈对象:王佑荣 董事长兼总经理
 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胡延法 总经理助理兼人资部长

  本  刊:近几年来,疫情对飞尚铜业造成了哪些方面的冲击?
  王佑荣:直接的影响,一个是融资,另一个是物流。融资方面,因为疫情使得当地融资环境恶化,加上当地银行在内蒙古这个地方的权限很小,给很多企业都造成了困难。物流主要影响到采购和销售,计划的一些原料进不来,产品又出不去,使采购成本增加,同时生产受到影响,一段时间里企业基本不赚钱。
  胡延法:自2020年初疫情爆发以来,企业面临极大的生存压力。一是疫情不时反弹,对购销业务、交通等造成严重影响,导致硫酸等副产品价格低迷,甚至阶段性被迫倒贴钱外售;二是“一刀切”能耗双控政策,突然导致企业阶段性停产,严重打乱了公司的正常经营节奏;三是近两年铜加工费整体低迷,融资环境十分困难;四是疫情及俄乌冲突等因素,导致全球大宗物资价格飞涨,企业采购成本、资金成本激增。
  本  刊:仅硫酸这一项,听说在疫情初期亏了不少钱。
  王佑荣:2020年第一季度,硫酸的直接经济损失达1000多万元。另外,运输成本在2021年也增加了1000多万元。
  本  刊:飞尚铜业去年的效益如何?
  胡延法:去年经审计的经营性净利润创造了历史最好记录。从疫情开始到2021年上半年,企业都面临着各种困难,2021年上半年由于能耗双控政策,飞尚铜业经营效益不佳,下半年,因为我们前期做好了铺垫,比如三氧化硫项目正好在年中正式投产,抓住了硫酸价格上涨这个有利时机,所以下半年迅速扭亏为盈。
  本  刊:还有哪些铺垫对企业扭亏为盈起到了重要作用?
  胡延法:比如我们内部一直开展的降本增效工作,从2009年以来,企业的人力成本呈上升趋势,每年几百万几百万地增加,2019年以后,通过一系列措施,人力成本开始下降,这个意义很大,因为人力成本占到我们经营成本的三分之一左右,而我们的产量还得保持和提高。同时,企业的加工成本、修旧利废,以及一些外协费用控制等,这几年都有明显改善。
  本  刊:我们总结一下,近几年来飞尚铜业在哪些方面的工作取得了明显成效?亮点有哪些?
  王佑荣:首先是在员工管理和队伍建设方面。队伍建设的关键是干部队伍建设,因为一旦目标计划确定之后,就靠干部团队来带动。我们在干部管理方面,引入了组织绩效目标,同时对干部在价值观方面进行引导,比如,我们要求管理干部要有敬业精神,要有担当,因为飞尚铜业的干部队伍,之前存在着一些问题,准确的说是整个团队氛围存在一些问题,比如花钱大手大脚,节约意识比较差,还有就是各自为政。我们的高管比较多,一个高管分管一个块,高管之间的粘度比较差,这对工作开展多少造成了一些影响。再一个就是部门和车间的管理干部习惯听指令,上面怎么说,他们怎么干,不会主动思考,主动解决问题。这几年,我们就是以此为切入点,在管理上下了一些功夫。在人员管理方面,公司目前相比2018年减少了100多人,但人员少了,活还是照样干,今年我们的产量还有所提升。
  另一个就是在技术管理方面。我们抓好设备的巡检维护,做好预防性措施,避免遭到一些突发性事件的影响,比如在疫情和能耗双控的冲击下,我们通过拓展贸易融资,较好地解决了当前危机。
  再一个做的比较好的,是我们的转型升级工作。公司瞄准内部挖潜,比如硫酸,十多年来销售一直比较困难,去年特种酸项目投产运行,把三分之一的普通酸转化成特种酸,相当于多了一个品种,大大缓解了普通酸销售压力,该项目取得了较好效果。
  本  刊:在疫情等各种不确定因素的冲击下,飞尚铜业两年多来逆势而上,都能够顺利过关,甚至取得了很好的成绩,是不是可以理解为,正是因为公司在之前做了不少工作,而且做的很到位,所以抵御风险的能力比较强。
  王佑荣:准确地说,是得益于飞尚铜业十几年来的沉淀和积累,只是这两年来确实更难。因为形势所迫,我们必须要主动作为,绝不能躺平,要进一步提升管理水平,努力拓宽融资、销售渠道,要在行业里先人一步,加快反应速度。
  公司一方面重视挖潜增效,把内部资源综合利用好,包括环保、安全、信息改造等。另一方面一直在做转型升级,去年成立了专门的小组,就是考虑利用当地资源,寻找企业的第二条生长曲线。我们的主产品是阳极板,是中间产品,假如未来我们的客户不要阳极板了怎么办?这是一个不容回避的问题。我们要有这个危机意识,要提前谋划。
  本  刊:为应对“后疫情时代”,公司当前有哪些思考?
  王佑荣:疫情防控不能放松,这个要作为常态化工作,尤其是把外来的车辆、司机管控好。同时,生产经营不能放松。既要抓疫情防控,又要主动作为。在维持好生产经营的情况下,还要做一些内部改造,包括六月份的大修。另外就是不断寻求新的产品、新的项目,加快资源综合利用的一些项目落地。
  胡延法:近两年,作为铜冶炼行业民营企业的标杆企业——东营方圆、山东祥光先后“暴雷”,企业走到破产重组境地,也给我们敲响了警钟。目前国内“动态清理”的防疫政策在短时间还看不到结束的希望,企业仍将面临局部疫情防控导致的购销交通物流阻断的风险,企业即便管控住自身疫情,也面临周边区域疫情导致疫情管控产生的风险。飞尚铜业属于资金密集型企业,对资金要求高,如果突发事件导致公司生产经营中断,将会产生严重后果。因此,在“后疫情时代”,突发疫情导致生产经营阶段性停滞导致的系统性风险,是企业面临的首要问题,提升企业抗风险能力,确保企业生存下去,是摆在每个企业面前的首要任务。
  本  刊:公司在经营管理、技术改造等方面有哪些具体措施?
  胡延法:飞尚铜业两年多来迎难而上,较好处置了一系列危机,实现了企业稳健经营,企业效益逐步改善,2021年利润创历史最好水平,力争2022年再上一层楼。“后疫情时代”,公司要以“稳”字当头,稳中有进,修炼内功,强基固本,提高抗风险能力。
  一是提升基础管理水平。2021年飞尚铜业顺利通过四标体系认证,今后将以体系运行维护为抓手,强调各级体系文件执行,提升规范化、标准化、精细化水平。同时,持续加强干部队伍建设,加大干部学习培训工作,提升综合管理能力,并进行轮岗锻炼。
  二是加大内部资源综合利用,开源节流,挖潜增效,对公司内部资源吃干榨净,发挥企业最大效益。2021年6月,三氧化硫项目顺利投产,年产10万吨特种酸,是西北最大的特种酸基地,有效缓解了公司普通酸恶性竞争的销售压力,提高了产品售价,对改善企业效益具有重要意义,今后要持续做好特种酸市场开发工作;2021年底,公司完成了冶炼余热改造,产生蒸汽进行外售,目前已产生效益,要确保最大化外售蒸汽创造效益;2021年底与中冶研究院合作,对公司冶炼渣进行研究,目前正在进行项目试验,该项目如实验成功,将对整个行业具有重大意义,并提前实施了冶炼渣磁选项目,7月份已正式投产,也将有效增加企业效益。
  三是继续倡导“过紧日子”意识,各项物资采购及外协施工项目尽量压缩,强调自主维修,减少费用支出,积攒现金流,提高突发事件应对能力。
  本  刊:冶炼渣磁选项目目前是什么情况?
  王佑荣:我们现在提炼出来的中介粉,年产量预计9-10万吨。
  本  刊:如果达产,能产生多少利润?
  王佑荣:现在不好说。根据目前掌握的信息判断,至少增加1000万利润,如果做的好,也可能更多。
  本  刊:投入有多大?
  王佑荣:算上土建等,大概四五百万。同时,我们也在做内部改造,基本每个车间都有。老企业不改造不行,不改造搞不长。
  本  刊:这两年来,整个产线的运行还算稳定吧?
  王佑荣:基本没有什么大问题。我们在设备管理上,强化计划性的巡检和维护保养,提前识别各种问题,尽量减少因设备和产线故障影响生产的情况。
  本  刊:在转型升级方面,公司还有哪些比较创新的项目正在谋划或实施?
  王佑荣:这个就比较多了,比如屋面分布式光伏电站项目。该项目总投资约2400万元,全部由合作方投资,预计年发电量1500万度,公司可获得电价优惠并降低能耗。该项目已通过集团立项审批,目前双方已完成了协议签订,并报市发改委审批备案,正在进行项目设计,力争早日建成运行。
  胡延法:因为遭受过能耗双控的冲击,公司有了这种危机感,所以启动该项目,目的就是缓解企业能耗双控压力,降低企业用电成本。
  本  刊:疫情已经持续了两年多,这期间整个公司的氛围如何?员工的精神面貌怎么样?
  胡延法:虽然两年来大环境异常恶劣,但公司的整体氛围还是比较好的,生产经营也取得了不错的成绩。我认为,疫情在短时间内消失不太可能,取消管控也并不现实。疫情已经持续两年多,可能还要持续很长时间,这期间很多企业都会扛不住,所以我们要有这种风险意识,要有抗风险能力。无论是员工还是企业,都要有这个心理准备,大家必须同心协力,才能挺过难关。
  前面讲的降本增效也好,开源节流也好,以及寻找企业第二生产曲线,这些准备都是为了提高企业的抗风险能力。去年的能耗双控政策,我们停产20多天,再加上硫酸滞销,对企业造成严重冲击,要是一般的企业早就倒掉了。周边这样的例子有很多,甚至一些标干级的民营企业,比我们规模大的多,转眼就倒掉了。我们今年要把产量提高到9.5—10万吨,保守点,即使9.5万吨也是历史性突破。飞尚铜业有这个基础,如果抓住当前行情这个机遇,把企业的规模效益提高到10万吨,今年的利润应该比去年更好。那么,企业有了好的效益,有了充足的现金流可备不时之需,在疫情管控等各种不确定因素的冲击下,我们便有资本扛一段时间。
 
Copyright © 565net必赢最新版 .
Baidu
sogou